米奇老表·LoFoTo

坐标上海,城市人文。
wechat:jumping1991/ins:mklaobiao

图虫:jumping1991.tuchong.com
蚂蜂窝:http://www.mafengwo.cn/u/jumping1991.html
微博:http://weibo.com/jumping1991

 

soho父子。

  334 5

“哼!四川中路我熟得很,这场较量老子赢定了!”

  304 14

上海大丸百货,上上下下的感受,电梯不是日立。

  527 6

1918年,年轻的匈牙利战俘邬达克跳下了一辆行驶在西伯利亚荒原上的押送列车,凭着一张俄国商人的假护照逃往中国,奔赴传说中的新兴城市上海。在那里,他以建筑设计师的身份重生;29年后他离开时,已经为这座城市留下了至少37处建筑杰作,其中包括武康大楼。

这座始建于1924年的大楼,就坐落在淮海中路的宋庆龄故居旁边,虽然世事变迁,已经给它蒙上了落寞的味道,可烟火气息无损于它的贵族气质,它巨大的体量和庄重的外观至今依旧会让面对它的人摒息凝视。这是整座上海第一座外廊式公寓,正是因为邬达克的巧思,才使得原本处于六条公路交汇处的这一狭长地带,通过外廊的形式得到了充分利用,为后世上海沿街公寓的设计带来了很多启...

  435 8

在上海老城厢的西门内,有一条狭长的小巷“梦花街”。

这里有历史,有市井文化,代表了老上海的民居生活。晾衣服是这种老式里弄最大的特色。长长的晾衣杆从窗户伸出来,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服和被子;行人、自行车、电瓶车,在两米有余的街上却能够畅通无阻的行驶。

冰箱、洗衣机都摆到了街上,洗衣、洗碗、甚至于做饭都在街边进行。锈迹斑斑的水龙头,青石板上的青苔,老上海人却习以为常。

在这里,有上海人生活最真实的模样。

  508 12

小广东,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人,在上海肇周路上开着一间修理乐器的小铺子。

透过窗子往里看,墙上挂着的、天花板吊着的还有地上摆着的尽是乐器,仿佛置身于乐器的宝库;老头一眼就认出我是广东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广州话和我唠嗑起来。他从小就喜欢接触乐器,而且喜欢一切旧的东西;琴不但修得好,还弹得好,他和“中国披头士”荣尊文一起抽过雪茄,还遇过狂热的粉丝甘愿掏出一个月的工资请他们吃顿饭。80年代,他从上海回到广东,朋友怂恿他一起偷渡香港,他因会被“打靶”的风险放弃,但却因此留在深圳认识了一个靓丽火辣的苏联驯兽师女朋友,可母亲却怀疑苏联女朋友是间谍,最终也因母亲的反对放弃了这段异国恋情。到了90年代,他又跑去了...

  1416 38

旋转楼梯以其独特的视觉引导感为各建摄人所痴迷;上海的建筑可谓“海纳百川”,既有哥特式、巴洛克式、亦或石库门的老建筑,更有富有现代气息、造型独特前卫的各类型建筑。
可以说,历史的新旧在这里展望;在五花八门的建筑里隐藏着各种楼梯:弄堂里,百年老店里,高级餐厅里,现代写字楼里等等;虽风格各异,但螺旋的视觉感还是吸引着人们进入百年的历史洪流里——上海楼梯十连发,特别谢谢 @沉睡的森林·LoFoTo 当我的指路明灯。

  691 33

香港兰桂坊,被称为“酒醉的柔肠”。

兰桂坊虽是香港白领出没之地,但消费并不昂贵。特别是近年香港经济陷入低谷,酒吧更纷纷用低价吸引客人。一杯鸡尾酒也不过二三十港元,一杯加冰的伏特加50元港币,酒吧还为所有客人免费提供花生、无花果等小食品。

长期以来,英语是兰桂坊社交语言;这大概也是许多朋友说的“不会讲英语,去了兰桂坊也是白去”的缘由。不过,随着内地旅游业放开,到兰桂坊的内地游客日益增多,一些酒吧服务员也开始说普通话。兰桂坊每家酒吧DJ与调酒员是最忙的人,与吧台外闲谈的客人形成鲜明的对比。酒吧的女服务员除了迎送客人、端送酒水外,她们总是陶醉地随着音乐轻轻地扭摆身姿。

作为国际都市及中西文化交...

  282 9

太平山顶,香港最高点,海拔554米,位于香港岛西北部,一直是香港的标志性景点。

沿卢吉道环山行一圈,小径幽幽,一壁栏杆下是万丈红尘的港岛,一壁却是万古常青的密林;上山不时见到“私家宅,私家路”的牌子,但却有一路沿山的豪车,想像富豪政要每日在中环和太平山豪宅间往返,出之荣华富贵,入则清逸幽静;于他们这日常不过的日常,于我们则是走马观花啧啧称颂的景致。

“上太平山,怕太平坦,风光不再山也不似山”。

  492 24

轮回里,经年悲喜似轻烟在脚边划过。

  268 14

在香港,除了繁华的大街小巷和现代化的金融建筑以外,公共屋邨也颇有特色。

香港弹丸之地,面对建筑用地和人口的压力,客观条件并不优越;香港崇尚经济实用,不受政治思潮影响,西方现代主义的原则,在香港得到充分的发挥,因此形成香港独特的城市和建筑环境。

随着时代变迁,公屋类型推陈出新,楼层也越来越高,而不少屋邨更成为了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342 8

庙街是香港早期烟花之地,位于香港九龙油麻地,光听这2个地名,已经有浓浓的TVB即视感。

走在庙街上,“庙街皇后”一个个“袒胸露乳”,行人无不想看却又不好意思,但却又不像小摊店主那般神情自若。

每日的傍晚时份开始,庙街路边的摊档便会开始营业;有些档主好像是来这裡缅怀昔日风光的过去似的,没有一丁点叫卖的动力,翘著双手坐一整晚;只要求来往的过客看对东西付钱便是,不必打扰他们享受光阴,也不要奢望他们有多好的服务态度。

天后庙附近亦有不少算命和睇相的摊档,多少人是真正的相学大师小番不得而知;可一张油嘴又开导了多少的羔羊呢?

庙街犹如一个香港的缩影,看尽香港民生。

  289 3

如果人生可以定格,那么我希望停在胶片里。

  832 17

与香港繁华到糜烂的夜无缘,但却喜欢她的早晨。

凌晨一点,铜锣湾的大街小巷依然灿若白昼,游人熙攘,名不虚传的不夜城;可到了早上,忽然寂静下来的城市,连身边经过的车子,亦悄无声息。路上稀稀落落有几个行人,大多是老人。他们没有丰富的夜生活,本来又到了少眠的年纪,所以起得早;但不像北京晨练的老人那般斗志昂扬,他们只是在街头悠然漫步,神情自若,行色匆匆擦肩而过。

当早晨之后白天开始,香港便成了工作和购物之城;如同那里狭窄纵横的街道,高耸如坠的楼房,一切都令人压抑想要逃离。

随着维港渡轮的汽笛长鸣,刚刚触摸到的那份隐藏的宁静却又消失不见。

  293 5

城市所具有的气质,独特而又唯一,即使很多方面相隔很近的两座城市,都会因为生活差异而略感不同。

过去的香港在我的记忆里,繁华的大城喧嚣非凡,同样的热闹包含的是人们相互的问候和邻里之间的吆喝,摊主们忙碌但嘴角挂着笑容。

可如今,喧嚣热闹的大城人群依旧熙攘,感觉却变了,人们的表情变了,面无表情或眉头紧锁,急冲着赶路的,抱怨琐碎小事。

城市再大,敌不过的却总是是小事,正如这般大城小事。

同行 @文魚 -ΓΛΚΣΤΘ   @legolok    @RayChan  @Kin2hong 

  426 18

已经111岁的香港电车被当地人亲切地唤作“叮叮车”。

叮叮车东西向行驶,穿越港岛上最繁忙的街区,不紧不慢的叮叮车和满大街的私家车、巴士一起挤在狭小的香港街道上,这通常意味着,坐叮叮车要比地铁耗时得多;然而,每日乘坐叮叮车的乘客依然很多,对于一趟仅需约2元人民币的行程耗不耗时,他们似乎并不在乎。

叮叮车被视为香港文化的象征,第一批叮叮车在1901年由英国建造而成,直至今日,它们中的一些依然完好无损地在为港岛居民服务;历史与现代在这里对望,这两种毗邻却截然不同的天际线,代表了港岛的过去与现在。

同行 @文魚 -ΓΛΚΣΤΘ   @legolok...

  625 15

这是男生宿舍,是我们开始学会开黑、打牌和泡妞的地方。

我总觉得大学生活很漫长,于是肆意挥霍,直到有一天我踏进了这个我想去却又不想去的大杂烩的时候,我才发现回去宿舍的校道已经渐行渐远;以后可能会偶尔脚步匆匆回来睡上一觉,而之前一直昂着的头似乎怎么也抬不起来;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很快不是这里的一员了。

四年过得很快,或许第四个夏天来临的时候,被她挽着手臂的人早已不是我,陪伴我左右开LOL的小伙伴也并不是你们;很多人以干净利落的方式走进你的生活,却又以更加无法预料的方式突然离开。

在宿舍门前,敞开的是一条上班的路,你毕业了。

  1726 82

还记得小时候的一德路,街上有各种食铺、杂货铺,还有无数海水味浓郁的海味铺;街上的人并不算多,顾客都是有需求的采购东西,来去匆匆,因此街上闲逛的人很少,店主们倒也清闲,坐在地上唠嗑的、躺在长椅上小憩的、翘着二郎腿听收音机的;

平日里老街是冷清的,它慵懒的眯着眼睛看着日子慢慢流去,没有花天酒地、纸醉沉迷的浮华,因为它知道只有柴米油盐的琐碎事才是真实的生活。

但如今古朴的房屋被岁月冲刷得有些破败,出来纳凉的人们还是会摇着蒲扇唠起嗑;记忆里的商铺还在,来往的顾客和热情的店主都还在,但回过头看巷子里的路却再也不是记忆中的青石板了。

  383 12

愿我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摄于广州心理阴影面积最大的地区——珠江新城CBD。

  427 22

广州的新CBD正在悄然崛起,而冼村却以满身伤痕的姿态静静躺在CBD中;周围的现代高楼使它变得低调,也是因为它的低调,使人们把它遗忘在城市最繁华的角落。

冼村村民成为房东的历史,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初开始,而大规模征地是1985年被规划为广州的珠江新城CBD,大部分的农田、水塘都被征走;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冼村村民只好向天空“要地”,他们深知“土可生财,地能出金”之道,村民开始拼命地加盖房子,握手楼从那个时候开始泛滥。 

以前耕田,现在“耕”房子,房子拆了,相当于没有了生活来源;补偿太低,根本不够到外面租房子,村民也只能蜗居在原地长叹不已。

咫尺之隔,却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大...

  260 15

在淘金、在天河北、在珠江新城到处感受到与一线城市相匹配的繁华,但褪去那西装革履和标准的职业装,回到老城区,听着老太太买菜的砍价声和老头裤兜里的粤语广播,看着阳光透过树荫在不宽的马路上投下点点斑斓,重新回归自在、简单的生活。

老广州昔日繁华的大街上,除了年迈的老人和繁忙劳作的外来工,一切都显得那样沉寂。在恩宁路,七旬的老汉告诉我,年轻人都出去寻找更好的机会,大多在天河、淘金租房或定居。那这里的旧房子谁住呢?大多只能租给一德路或者十三行附近的搬运工人,所谓“老广、老广“,也只能拿来形容广州的老人。

老汉还告诉我,现在腿脚不方便,也喜欢上了看电视剧,战争的、爱情的、古代的、现代的都看,看到高兴的...

  262 19

这是广州的老城区;

水泥电线杆横七竖八拉着电线时不时还和盘根老树缠绕一下;路边烧烤摊生意不错,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黑腻的油污踩上去粘粘地像是要留住客人的样子;天色被茂密的握手楼挡个个严实,仿佛己然入夜,洗脚按摩的店粉红而刺眼的灯亮了起来;秋高气爽的日子里人们纷纷涌向街道纳凉,男人们大声吆喝喝着啤酒,老人们拿着书包,被喝斥的孩子们仍然在车来车往的巷子里跑来跑去。

店铺开始打烊,老街弥漫着对扩张的城市的无奈;千城一面,这难道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我们说不出古旧的老城有多好,但就是替代不了。

  303 19

柬埔寨——这个国土并不辽阔的国家,很难用简单粗暴的标签进行分类或概括;标志性的高棉微笑里分明含着苦涩心酸的血泪;宏伟壮阔的自然风光暗涌着疯狂的毁灭力量;平静安详的村庄里曾经遍布阴险的地雷;金碧辉煌的宗教建筑反衬着平民生活的简陋和艰辛。

  370 14

走在暹粒街头,会产生一种穿越的错觉,以为自己回到了30年前尚未城市化的中国;嘈杂混乱的交通状况,把蓝天划得七零八落的电线,满街撒欢的小孩子和虔诚淳朴的大人。

她的贫困和落后是意料中事,想当然地认为,柬埔寨这个名字可以理解为“简朴而山寨”。


很感谢 @胖电塔 的细心指导和各种精华分享,也希望自己有更多有意思的街拍作品!

  181 6

“ 吴哥 · 笑靥如歌 ”_____ 暹粒7天自由行


  • 题记·吴哥

关于吴哥古迹,吴哥古迹是吴哥王朝于9世纪到15世纪数百年间,在政教合一的“神王思想”之下建造的建筑群;1431年,暹罗破真腊国都吴哥,真腊迁都金边,次年,吴哥窟被高棉人遗弃,森林逐渐覆盖漫无人烟的吴哥;直至1861年,法国生物学家亨利·穆奥为寻找热带动物,无意中在原始森林中发现宏伟惊人的古庙遗迹,走出森森吴哥庙宇,重返人间,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

对于吴哥窟,不需要过多的赞美的修辞,因为没有任何的文字能完成形容或者概述这个奇迹,无数旅行者趋之若鹜,寻找高棉王国曾经的辉煌,更感叹世事变迁的无奈。有些事情,...

  154 25

钢筋集成了时代最优的生活标准,列阵出权力和财富的影像,映照在这江面之上。

  265 9

【全民扫街】2015年9月精选影友街头摄影展

谢谢各位大大的肯定,也谢谢“胖电塔与街头摄影”让我认识更多的大大!

胖电塔与街头摄影:

选片组成员: @喜之狼 , @马孟初 , @zhaolei829 , @燮·LoFoTo , @胖电塔


难道是巧合吗?选择在中秋佳节发布9月精选展,其实是我把本应该昨天发布的精选推迟到了今天,只为和大家道上一句:节日快乐,合家团圆。感谢大家对#胖电塔与街头摄影#话题标签的支持,本月共收到4721张投稿作品,三个月累积达到12228张投稿作品。因为投稿数量众多,为了保持精选过程的公正客观...

  245

鞋跟越来越高,西装越来越挺,可惜也挡不住这偌大的一座城。

  114 11
说起广州城中村,似乎无法不先提冼村;嗯,满满的中国特色——激进的城市化。

随着广州中轴线越发光鲜亮丽,冼村也遭受着阵阵剧痛:迁徙艰难、治安混乱、贪污腐败……

冼村和珠江新城相隔不到百米,却恍如隔世;与百米开外的车水马龙和行色匆匆相比,这里拆而未完,缓慢的像停滞一般,好似一个“衣衫褴褛的懒汉”躺在城市的正中心。

旧的家园已支离破碎,新的城市尚未建起;或许许多年前升起的袅袅炊烟,才能帮助冼村找回这座城市的归属感。


谢谢 @胖电塔 和 @阿暖 | 行摄间 把你们的想法分享给我,真的受益匪浅。

  296 21

感觉无意间在珠江边游荡之时重新发现,即使曾经对某座城市有所偏爱,也只是产生于对其的无知而相信了道听途说的赞美。

  81 4

© 米奇老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