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奇老表·LoFoTo

坐标上海,城市人文。
wechat:jumping1991/ins:mklaobiao

图虫:jumping1991.tuchong.com
蚂蜂窝:http://www.mafengwo.cn/u/jumping1991.html
微博:http://weibo.com/jumping1991

 

小南门一角

  36

“冬日虹口”


虹口是充满典故的地方,那些典故非常年轻,不过是五十年到一百年的历史,正因为如此年轻,在这个古老得有点忘乎所以的国度里,虹口才愈显珍贵。在经历了长时间“海派”协和一统的环境后,终于迎来了初建时的五光十色、混沌、肮脏、野蛮生机。外来人口的加速涌入和房价扶摇直上掺杂在一起,跳动着里弄中居民的欲望。社区记忆本身就是特殊年代个罕见事体,胡辣汤,丰饶饺,牛肉面,层层更迭个替代才是“现代”大城市常态。


  310

狗粮是人生中最好的经书,三个月后终于重新更新。

  804 12

镜界

  599 4

“饕餮·台北”_____ 台北6天自由行

台湾对我而言并不是那么陌生;刚上大学那会儿就一直想去看太平洋,进校时就叫嚣着毕业旅行要去台湾,四年里又浪费了好多时间,偏偏到最后都没去到台湾。朋友说要去台湾跨年的时候,想想开题答辩也结束了,就很爽快地答应;可万万没想到实习面试是多么头疼的事情,一边赶报告一边焦躁等Offer,临出发前想着去台湾竟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拖拖拉拉最后什么都没准备就踏上台湾。

记得2014年底那次去台湾,什么都没有准备,去到那边很多地方想不去就不去了,也没有满台湾找好吃的,累了就回去躺着;大概年纪大了,就特别害怕错过和遗憾了,作为吃货的我特别想在台湾胡吃胡喝一通,特别感谢小伙伴帮我做了详细的台北约饭攻略,不然以...

  374 19

向左走,向右走;如此的确定是美丽的,但如此的不确定却更加美丽。

  368 1

对于城市居民而言,相比于周边的摩天大楼,他们对手机里出现的建筑物的熟悉度更高。

初到香港时,想必每个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它街道和建筑强烈的视觉冲击,香港生动细致的城市外表深深地吸引了每个人,楼宇的每个立面有着数量惊人的细节;目前香港在新大楼的包围下,传统楼宇也在为成为焦点而挣扎着,旧式的街区和住宅小区将最终被现代化的摩天大楼所取代;但反观在曾被忽视的位置和未开垦的荒地上,新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自然迅速退回到城市外围,留下了灰色阴影的地带。

无论是金融中心还是低成本的住宅楼,无不描述着香港是一个垂直生长的城市(注:两图分别摄于香港坪石邨和坚尼地城)。

  288

HolidayWishesFireworks in HK Victoria Harbor 2016

以烟花及爆竹庆祝新春本来是华人的传统习俗,但是由于安全及治安问题,特别是香港自六七暴动以后便禁止入口及燃放爆竹;到了1982年,香港正受到前途问题困扰,加上怡和洋行为庆祝成立150周年,因此政府决定于该年的农历正月初一晚,由怡和洋行赞助港币100万元在维多利亚港举行烟花汇演,以传统习俗为香港节日添喜庆。

维多利亚港贺岁烟花汇演由此成为香港一个农历新年贺岁节目,于每年的农历年初二晚于维多利亚港上空举行。

  785 12

孤岛

  174 1

雨天

  528 9

这偌大的城市由我们为你守护——摄于广州太古汇,2016.04。

  254 4

2016.08.01,暴风雨前夕的广州地铁,摄于珠江新城站。

  359 12

衡山合集,徐家汇公园对面一家非常文艺的三层楼书店。来过上海很多次,每次穿过公园都没有注意到这家书店。想来我也真是太宅且太不会观察生活中的美好了。

书店里面的格局小而美而温馨,分类没有那么明确,有看得到街景的小窗,还有做旧的皮质沙发,让人觉得更像走进了一个私人藏书阁。

  190 4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当。

  467 5

soho父子。

  333 5

“哼!四川中路我熟得很,这场较量老子赢定了!”

  304 14

在上海老城厢的西门内,有一条狭长的小巷“梦花街”。

这里有历史,有市井文化,代表了老上海的民居生活。晾衣服是这种老式里弄最大的特色。长长的晾衣杆从窗户伸出来,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服和被子;行人、自行车、电瓶车,在两米有余的街上却能够畅通无阻的行驶。

冰箱、洗衣机都摆到了街上,洗衣、洗碗、甚至于做饭都在街边进行。锈迹斑斑的水龙头,青石板上的青苔,老上海人却习以为常。

在这里,有上海人生活最真实的模样。

  509 12

小广东,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人,在上海肇周路上开着一间修理乐器的小铺子。

透过窗子往里看,墙上挂着的、天花板吊着的还有地上摆着的尽是乐器,仿佛置身于乐器的宝库;老头一眼就认出我是广东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广州话和我唠嗑起来。他从小就喜欢接触乐器,而且喜欢一切旧的东西;琴不但修得好,还弹得好,他和“中国披头士”荣尊文一起抽过雪茄,还遇过狂热的粉丝甘愿掏出一个月的工资请他们吃顿饭。80年代,他从上海回到广东,朋友怂恿他一起偷渡香港,他因会被“打靶”的风险放弃,但却因此留在深圳认识了一个靓丽火辣的苏联驯兽师女朋友,可母亲却怀疑苏联女朋友是间谍,最终也因母亲的反对放弃了这段异国恋情。到了90年代,他又跑去了...

  1435 38

太平山顶,香港最高点,海拔554米,位于香港岛西北部,一直是香港的标志性景点。

沿卢吉道环山行一圈,小径幽幽,一壁栏杆下是万丈红尘的港岛,一壁却是万古常青的密林;上山不时见到“私家宅,私家路”的牌子,但却有一路沿山的豪车,想像富豪政要每日在中环和太平山豪宅间往返,出之荣华富贵,入则清逸幽静;于他们这日常不过的日常,于我们则是走马观花啧啧称颂的景致。

“上太平山,怕太平坦,风光不再山也不似山”。

  492 24

轮回里,经年悲喜似轻烟在脚边划过。

  268 14

在香港,除了繁华的大街小巷和现代化的金融建筑以外,公共屋邨也颇有特色。

香港弹丸之地,面对建筑用地和人口的压力,客观条件并不优越;香港崇尚经济实用,不受政治思潮影响,西方现代主义的原则,在香港得到充分的发挥,因此形成香港独特的城市和建筑环境。

随着时代变迁,公屋类型推陈出新,楼层也越来越高,而不少屋邨更成为了香港人的集体回忆。

  341 8

庙街是香港早期烟花之地,位于香港九龙油麻地,光听这2个地名,已经有浓浓的TVB即视感。

走在庙街上,“庙街皇后”一个个“袒胸露乳”,行人无不想看却又不好意思,但却又不像小摊店主那般神情自若。

每日的傍晚时份开始,庙街路边的摊档便会开始营业;有些档主好像是来这裡缅怀昔日风光的过去似的,没有一丁点叫卖的动力,翘著双手坐一整晚;只要求来往的过客看对东西付钱便是,不必打扰他们享受光阴,也不要奢望他们有多好的服务态度。

天后庙附近亦有不少算命和睇相的摊档,多少人是真正的相学大师小番不得而知;可一张油嘴又开导了多少的羔羊呢?

庙街犹如一个香港的缩影,看尽香港民生。

  290 3

如果人生可以定格,那么我希望停在胶片里。

  837 17

与香港繁华到糜烂的夜无缘,但却喜欢她的早晨。

凌晨一点,铜锣湾的大街小巷依然灿若白昼,游人熙攘,名不虚传的不夜城;可到了早上,忽然寂静下来的城市,连身边经过的车子,亦悄无声息。路上稀稀落落有几个行人,大多是老人。他们没有丰富的夜生活,本来又到了少眠的年纪,所以起得早;但不像北京晨练的老人那般斗志昂扬,他们只是在街头悠然漫步,神情自若,行色匆匆擦肩而过。

当早晨之后白天开始,香港便成了工作和购物之城;如同那里狭窄纵横的街道,高耸如坠的楼房,一切都令人压抑想要逃离。

随着维港渡轮的汽笛长鸣,刚刚触摸到的那份隐藏的宁静却又消失不见。

  293 5

城市所具有的气质,独特而又唯一,即使很多方面相隔很近的两座城市,都会因为生活差异而略感不同。

过去的香港在我的记忆里,繁华的大城喧嚣非凡,同样的热闹包含的是人们相互的问候和邻里之间的吆喝,摊主们忙碌但嘴角挂着笑容。

可如今,喧嚣热闹的大城人群依旧熙攘,感觉却变了,人们的表情变了,面无表情或眉头紧锁,急冲着赶路的,抱怨琐碎小事。

城市再大,敌不过的却总是是小事,正如这般大城小事。

同行 @文魚 -ΓΛΚΣΤΘ   @legolok    @RayChan  @Kin2hong 

  428 18

已经111岁的香港电车被当地人亲切地唤作“叮叮车”。

叮叮车东西向行驶,穿越港岛上最繁忙的街区,不紧不慢的叮叮车和满大街的私家车、巴士一起挤在狭小的香港街道上,这通常意味着,坐叮叮车要比地铁耗时得多;然而,每日乘坐叮叮车的乘客依然很多,对于一趟仅需约2元人民币的行程耗不耗时,他们似乎并不在乎。

叮叮车被视为香港文化的象征,第一批叮叮车在1901年由英国建造而成,直至今日,它们中的一些依然完好无损地在为港岛居民服务;历史与现代在这里对望,这两种毗邻却截然不同的天际线,代表了港岛的过去与现在。

同行 @文魚 -ΓΛΚΣΤΘ   @legolok...

  625 15

这是男生宿舍,是我们开始学会开黑、打牌和泡妞的地方。

我总觉得大学生活很漫长,于是肆意挥霍,直到有一天我踏进了这个我想去却又不想去的大杂烩的时候,我才发现回去宿舍的校道已经渐行渐远;以后可能会偶尔脚步匆匆回来睡上一觉,而之前一直昂着的头似乎怎么也抬不起来;因为那时候我已经知道,自己很快不是这里的一员了。

四年过得很快,或许第四个夏天来临的时候,被她挽着手臂的人早已不是我,陪伴我左右开LOL的小伙伴也并不是你们;很多人以干净利落的方式走进你的生活,却又以更加无法预料的方式突然离开。

在宿舍门前,敞开的是一条上班的路,你毕业了。

  1756 82

还记得小时候的一德路,街上有各种食铺、杂货铺,还有无数海水味浓郁的海味铺;街上的人并不算多,顾客都是有需求的采购东西,来去匆匆,因此街上闲逛的人很少,店主们倒也清闲,坐在地上唠嗑的、躺在长椅上小憩的、翘着二郎腿听收音机的;

平日里老街是冷清的,它慵懒的眯着眼睛看着日子慢慢流去,没有花天酒地、纸醉沉迷的浮华,因为它知道只有柴米油盐的琐碎事才是真实的生活。

但如今古朴的房屋被岁月冲刷得有些破败,出来纳凉的人们还是会摇着蒲扇唠起嗑;记忆里的商铺还在,来往的顾客和热情的店主都还在,但回过头看巷子里的路却再也不是记忆中的青石板了。

  382 12

愿我既能朝九晚五又能浪迹天涯,摄于广州心理阴影面积最大的地区——珠江新城CBD。

  425 22

在淘金、在天河北、在珠江新城到处感受到与一线城市相匹配的繁华,但褪去那西装革履和标准的职业装,回到老城区,听着老太太买菜的砍价声和老头裤兜里的粤语广播,看着阳光透过树荫在不宽的马路上投下点点斑斓,重新回归自在、简单的生活。

老广州昔日繁华的大街上,除了年迈的老人和繁忙劳作的外来工,一切都显得那样沉寂。在恩宁路,七旬的老汉告诉我,年轻人都出去寻找更好的机会,大多在天河、淘金租房或定居。那这里的旧房子谁住呢?大多只能租给一德路或者十三行附近的搬运工人,所谓“老广、老广“,也只能拿来形容广州的老人。

老汉还告诉我,现在腿脚不方便,也喜欢上了看电视剧,战争的、爱情的、古代的、现代的都看,看到高兴的...

  260 19

© 米奇老表·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